首页 > 合同范文 > 合作合同 > 2017一路一带高峰论坛时间|2017“一带一路”峰会心得体会:如何理解“一带一路”的意义

2017一路一带高峰论坛时间|2017“一带一路”峰会心得体会:如何理解“一带一路”的意义

时间:2018-10-11   来源:合作合同   点击:

五月的北京迎来了一场关系人类共同发展的国际盛会——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。以下是整理的2017“一带一路”峰会心得体会:如何理解“一带一路”的意义,欢迎阅读参考。

2017“一带一路”峰会心得体会篇1:

四年前,丝绸之路仅仅是人类历史课本上的记忆。现在,“一带一路”成为一个由中国提出的倡议、行动,逐渐形成广泛国际合作共识。5月14日上午,习近平主席在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发表题为《携手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》的主旨演讲,向我们系统阐释了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相关问题。

提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目的何在?

首先,促进人类共同发展、共享繁荣。习近平主席在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主旨演讲中明确指出,“各国之间的联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密,世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烈”。其次应对全球挑战的需要。习近平主席指出,“我们正处在一个挑战频发的世界。世界经济增长需要新动力,发展需要更加普惠平衡,贫富差距鸿沟有待弥合”。第三是全球治理的需要。习近平主席指出,“和平赤字、发展赤字、治理赤字,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”。

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继承丝绸之路什么样的精神和原则?

丝绸之路是一条和平合作之路,使用的不是战马和长矛,而是驼队和善意;依靠的不是坚船和利炮,而是宝船和友谊;丝绸之路是一条开放包容之路,不同文明、宗教、种族求同存异、开放包容,并肩书写相互尊重的壮丽诗篇,携手绘就共同发展的美好画卷;丝绸之路是一条互学互鉴之路,不同文明在这条路上交流、交融、交锋,不仅商品上互通有无,而且思想上沟通激荡,各国文化得以创新发展;丝绸之路是一条互利共赢之路,既是中国汉唐盛世的标志,也见证罗马、安息、贵霜等古国的欣欣向荣,创造了地区大发展大繁荣。

 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四年成果如何?

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下的政策沟通不断深化。需要特别强调的是,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不是另起炉灶、推倒重来,而是实现战略对接、优势互补。中国的“十三五”规划与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、东盟的互联互通总体规划、哈萨克斯坦的“光明之路”、土耳其的“中间走廊”、蒙古的“发展之路”、越南的“两廊一圈”、英国的“英格兰北方经济中心”、波兰的“琥珀之路”等协调对接。各方通过政策对接,实现了“一加一大于二”的效果。

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下的设施联通不断加强。“要想富、先修路”。一带一路国家发展的瓶颈是资金不足,资金不足最严重的领域是基础设施建设领域,特别是交通、能源、农业、通信等方面。中国和相关国家一道共同加速推进雅万高铁、中老铁路、亚吉铁路、匈塞铁路等项目,建设瓜达尔港、比雷埃夫斯港等港口,规划实施一大批互联互通项目。

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下的贸易畅通不断提升。20XX年至2017年,中国同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。中国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超过500亿美元。中国企业已经在20多个国家建设56个经贸合作区,为有关国家创造近11亿美元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。

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下的资金融通不断扩大。长期以来,资本在全世界逐利,但是嫌贫爱富,越是发达国家越容易获得资本的青睐,发展中国家长期忍受资本流入不足之苦。因此,融资成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的中心环节。为此,中国同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参与国和组织开展了多种形式的金融合作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已经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参与国的9个项目提供17亿美元贷款,“丝路基金”投资达40亿美元,中国同中东欧“16+1”金融控股公司正式成立。

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下的民心相通不断促进。“一带一路”文明、宗教、种族等大不相同,地区冲突仍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重大现实威胁,西方舆论也不时散布中伤、诋毁言论。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必须要民心相通,只有民心相通了,才能化解矛盾,让支持“一带一路建设”的正能量上升。

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要朝何处发展?

习近平主席在演讲中指出,要将“一带一路”建成和平、繁荣、创新、开放和文明之路。

何谓和平之路?众所周知,古丝绸之路,和时兴,战时衰。今天“一带一路”经过的地区和国家,依然是战乱频仍,恐怖主义、极端主义、分裂主义势力威胁地区安全。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既是要应对这些威胁,更是要解决这些威胁,为人类和地区人民创造一个和平发展的环境。为此,中国承诺不重复地缘博弈的老套路,不搞破坏稳定的小集团,更不会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,而是呼吁着力化解热点,坚持政治解决;要着力斡旋调解,坚持公道正义;要着力推进反恐,标本兼治,消除贫困落后和社会不公。

何谓繁荣之路?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总钥匙。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要聚焦发展这个根本性问题,以产业合作为抓手,推进互联互通,抓住新工业革命发展新机遇,促进经济、贸易、投资大发展、大繁荣、流通。中国决心加大对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资金支持,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x亿元人民币,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,规模预计约x亿元人民币。中国国家开发银行、进出口银行将分别提供x亿元和x亿元等值人民币专项贷款,用于支持“一带一路”基础设施建设、产能、金融合作。

何谓创新之路?就是坚持创新发展、弯道超车。不搞产业壁垒森严的阶梯分布,而是在加强传统产业合作的同时,向创新要发展动力,坚持两条腿走路,避免走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老路,发展中国家被固化在全球产业链的低端。为此,中国愿同各国加强创新合作,启动“一带一路”科技创新行动计划,开展科技人文交流、共建联合实验室、科技园区合作、技术转移4项行动。

何谓开放之路?首先是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开放,“一带一路”建设重点面向亚欧非大陆,同时向所有朋友开放,不论来自亚洲、欧洲,还是非洲、美洲,都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国际合作的伙伴。其次是经济与贸易开放,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,维护和发展开放型世界经济,共同创造有利于开放发展的环境,推动构建公正、合理、透明的国际经贸投资规则体系,促进生产要素有序流动、资源高效配置、市场深度融合。三是建设“一带一路”自由贸易网络,助力地区和世界经济增长。本届论坛期间,中国将同30多个国家签署经贸合作协议,同有关国家协商自由贸易协定。

何谓文明之路?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要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、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,推动各国相互理解、相互尊重、相互信任。为此,中国将在未来3年向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600亿元人民币援助,建设更多民生项目。将向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发展中国家提供20亿元人民币紧急粮食援助,向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增资10亿美元,在沿线国家实施100个“幸福家园”、100个“爱心助困”、100个“康复助医”等项目。将向有关国际组织提供10亿美元落实一批惠及沿线国家的合作项目。

2017“一带一路”峰会心得体会篇2:

有人说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执行,是中国产业资本输出,而人民币国际化,是金融资本输出。都是中国资本对外输出和跨国运动!但是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和马歇尔计划明显不同的地方就是孰能有余以奉天下?唯有道者。中国不仅是将自己的过剩产能寻找出路,而是和丝路周边的国家在建设一种互动贸易的关系。正如韩毓海教授在《五百年来谁著史》中所描述的互市和朝贡过程。

中国海洋朝贡贸易——以“琉球”为例

中国历史上的海洋贸易是一种朝贡系统。自秦统一以来,中国致力于打交道的主要对象,其实是中亚-北方各民族,而非西洋各民族。这使得中亚各民族的活动深深嵌入中国历史之中,宋代以来,也是大陆和北方边疆的危机带动了海洋的发现。明朝开国后,即将原本属于中国民间商人的商业利益让给了主要朝贡国琉球,与琉球保持着密切的朝贡关系,等于在东南海上设立了一个稳定的外藩,从而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证明沿海地区和海外贸易的安全。

从海洋战略上讲,琉球处于浙江、福建与日本交通的要冲,与明、朝鲜、东南亚和日本进行贸易,使得琉球积累了庞大的财富,琉球海上中继贸易核心的角色,一方面沉重打击了明东南海上的海盗行为,另一方面也直接威胁着日本德川幕府的利益,迫使日本对琉球的发展作出剧烈反应。而随着16世纪末明王朝将朝贡贸易重心转向北方边疆,琉球的历史发生了逆转。

今天看来,海洋朝贡体系衰落的原因是复杂的,这首先是明朝贸易重点的变化使然。自秦征匈奴、唐伐突厥以来,中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即在中亚、蒙古地区而非海上,而明尤其如此。随着1570年明蒙边关贸易的扩大,明对外贸易的重心由海洋转向了大陆。明朝的国家购买力,很大部分被重新分配到北方边疆方面,明朝的海上购买力下降,以琉球为中继的海洋朝贡贸易体系整体地位下降,而琉球的重要性随之下降。

从明朝至今,国家经历血雨腥风,重新屹立于世界东方,国力也远远的将过去甩在身后。现在重提经略海洋,必须借鉴历史经验,解决货币信用与航海、海洋贸易之诸多问题,同时面对西方国家的侵扰,对付东南海盗,打击走私豪商,才能使海上贸易畅通无阻。

中国大陆互市贸易——以“恰克图”为例

1689年,清俄签订《尼布楚条约》,这其实是世界上第一部跨国、跨境贸易法,而不仅仅是一部军事停战协定。1727年,清俄再签订《恰克图条约》,此条约一方面划定了两国在西伯利亚地区的边境线,另一方面则根据《尼布楚条约》所奠定的跨国贸易法,规定原属土谢特部的恰克图地方,为清俄双方政府认定的互市地点,该城(恰克图)为中俄两国所共有的自由贸易区。从此,清俄两国商人蜂拥而至,随着北方陆上共同市场不断扩大,特别是当1830年英法大战封锁了欧洲海路之后,欧洲对中国的贸易主要是经过蒙古和俄罗斯这个通道转运的,以恰克图为核心的北方中路贸易,是17-18世纪世界上最主要的大陆贸易商道。

1689年的《尼布楚条约》和1727年的《恰克图条约》,为欧亚大陆贸易的形成奠定了基础。它以和平的方式推动了跨国市场的扩大。恰克图位于今蒙古共和国和俄罗斯的边境线上,往北是俄罗斯边疆布里亚特共和国首府乌兰乌德,往南则是蒙古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。在这个意义上,今天已经被人们遗忘的琉球贸易和北方恰克图贸易,实则开创了一个“世界经济”的伟大时代。明、清两朝均以和平的方式,推进了贸易和市场的跨国化,从而与近代西方的金融和军事扩张的方式推动的“全球化”划开了距离。

今天重温中国的海洋朝贡贸易和大陆长途互市贸易,一方面呼应中国最新规划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经略西部,从三线建设到西部大开发,不仅是新中国成立之后众人的瞩目所在,同样是现在担纲者阶层的梦想,是一脉相承的;另一方面与西方的对外贸易做出区划,中国的对外贸易无不是以文化做基、德政先行,是有余以奉天下的有道者。中国的船队和车队走到哪里,都是以互利共赢为目的,是互市互利贸易的典范和楷模。

“一带一路”遵守强调共商、共建、共享原则,本质上超越了马歇尔计划、对外援助以及走出去战略,正在以经济走廊理论、经济带理论、21世纪的国际合作理论等创新经济发展理论、区域合作理论、全球化等理论,给21世纪的国际合作带来新的理念和希望。

推荐访问:一带一路峰会心得体会